當前位置:88讀書網 > 玄幻魔法 > 凌血戰魂 > 第六百四十二章 獎勵
加入書架添加書簽錯誤舉報投推薦票:
確定

第六百四十二章 獎勵

←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 →
    在林子曼不在的情況下,財大部臨時接管了林子曼的職位,穩定了人阿民的心,發展了公司,接受了這一事件的影響,他的大腦有點受損,但沒有損害他的活力。

    林子曼一回來,就開始了獎勵。

    張誠在工作。

    令他驚訝的是,錢氏集團經歷了如此多的“重擊”,以至于沒有崩潰。相反,他從一個人那里得到了巨額貸款,解決了這個問題。

    錢學林是一個商業天才,當他收到錢后,他立即開始復興和建設錢家。

    其他人仍然是有聯系的,其他人是真誠的,現在他們有錢了。金錢家庭恢復活力只是時間問題。

    “與此同時,有人想向他借我的錢。那不是王的家人嗎?”張成志告訴我。

    張誠知道王家和錢家的關系。起初他是在相對支付人的時候考慮的。

    在危機時刻,國阿家向放阿債人借錢。現在,世界不愿意把這么多錢借給那些想賺錢的賺錢者。

    然而,即便如此,錢家也無法逃脫崩潰的命運。張成良打算繼續開玩笑。

    當時,從派大所傳來壞消息福豪自殺。

    福海奧是錢家管家和錢學林的密友,他知道錢學林許多骯臟的秘密,只要他告訴他們錢學林會死。

    上次元阿首在派大所改過供詞,導致錢學林無罪釋放,但張誠知道這不是結局,只要富豪不死,就是錢學林致命的弱點,只要他認出富安錢學林,就是致命的一擊。

    “真是巧合,幸好此時我自殺了。”張誠懷疑道。

    想想看,張誠決定暫時不開始,讓劉武先繼承。知道了這一點,就可以打一百場仗。

    但劉武的人一到,就再也沒有回來。兩天后,警阿方接到了公眾大報,兩具尸阿體漂浮在河中。

    他們是精英,非常年輕,只有23到4個惡毒分子。

    “頭兒,這一定是錢家。”劉武咬緊牙關,其中一個跟他死得很好。如果我能親自去,他們就不會死。錢家真是冷酷無情。”

    自責,后悔。

    “這不是你的錯,是我的責任。”張誠感到抱歉。我會把它們埋得很好的,是我養老金的兩倍。”

    “讓我去投幣者那里報仇吧。”劉武的眼睛紅了,而且很兇殘。

    “不,劉武,冷靜點。”張誠阻止了他。它們不容易殺死。我檢查了他們的身體。這些不是大傷或外傷。外面沒有任何跡象,都是內傷,都是謀殺,非常嚴重。”

    “普通人做不到,但邪惡的主人能做到。不僅僅是任何一位大師,遠離黑風山。”

    有時候我覺得是時候告訴你了。

    “老板,你說我不反對他們,錢從這么難的師傅那里來是不可能的。”劉武義害怕地聽到了暗示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在猜測,我不確定。”張誠說,但他的心基本上是一樣的。傷口是真的,殺死他們的人很強壯。

    張誠,說白曉天做了這件事并不奇怪,但錢學林并沒有丟掉他們做的人。

    “那么我們的兄弟們就沒有復仇的余地了,阿杰。他們才20多歲。如果他們的父母知道,那是他們心中的壞味道。”他說劉武不同意。

    “敵人不動,我們不動。首先,要調查清楚。但這次你必須小心不要離得太近。”張誠想,他說。

    “好的,老板,我會小心的。”這次劉武要自己動手。他不相信花錢能做什么。最后一次是劉武的計劃,拿業主的房子,賺錢讓房子像鴨子一樣在空中跳躍。

    午餐后,劉武親自打電話給四位精英會員,開著車前往要錢。

    根據以前的做法,監視。他們死的原因是跟蹤家族的錢,當然與家族的錢有關,追查它遲早要知道真相。

    劉武非常小心,張成給了他們建議,所以他們一路透過望遠鏡看。錢家的人開車走了,他們開得很遠。

    “詛咒富人,你應該殺了他們,我會讓你去參加ajie的葬禮,”劉武漢說。

    “烏格,事情發生了。”一個精英團體的成員突然尖叫起來。

    明天是第五班,今天晚了,你不能從十一點開始穿,對不起,只有這樣才能懲罰你自己,做更多的事。

    “比分是多少?”聽了劉武正無聊的化裝游戲后問。

    “一群外國人來到了錢莊。”

    外國人?

    劉武接過望遠鏡,看到只有幾個外國人進入后座。有男有女。

    “他們是誰?你以前見過他們嗎?”劉武問。

    “不,這是第一次。”這不是他們第一次看到房子里的錢,而是他們第一次看到外國人。順便說一句,外國人跟蹤一個可能是東方人的人。

    “那些外國人要去籌款嗎?他們是商業伙伴還是親戚?劉武相信自己的心,沒有回答。

    不久之后,一群外國人來到了我們這里。在望遠鏡上,我們看到了錢學林和他的家人,他們非常善良,甚至很尊敬地把他們送來。

    錢學林恭敬地對車上的另一位主人說“二爺,我會好好聽你說的。”

    “由你決定。另一位少爺說“只要你做得好,我向你保證一定會做到的。”

    錢學林懷疑這只是第四師父。呃,不,如果趙的夜女知道這一點,我們現在負擔不起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肯定趙晚姬的妻子不會把你當我的理所當然。”兩位少爺輕聲說道。

    “二爺,別說話了,啊,我要回淋浴房去了。”一個陌生的女人按指示穿得很大感,用英語說。有時,他的語氣里,他抓撓得很厲害,很惱火。

    我看不到這個陌生女人的勇敢大膛,錢帥的眼睛,這個大人太迷阿人了。

    “莉娜,你最好有禮貌地學會兩個,”旁邊那個禿頂的外國人說。

    “哼,輪到你插手我的事了,”莉娜說。

    “你想讓饑餓打敗你。”悍馬扭動著他肥胖的脖子,靜脈跳動。別以為你是大人,我不敢打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時候打敗我的?”

    他說莉娜鄙視這個微笑。

    悍馬看著你,扭動著眼睛,憤怒地說,舉起手,透過眼睛看到這是一場戰斗。

    另一位年輕的主人有時悲傷地說“好吧,悍馬,你應該閉嘴,給我大人最少的男人。”另外,莉娜,你也應該注意這一點。你今天早上沒大澡嗎?”

    “二師父沒說太多,太晚了。”

    莉娜聳了聳肩,他說。

    另一個年輕人笑了,但他并不生氣。顯然,另一個年輕人更喜歡莉娜,這讓赫米很生氣,但又不敢多說。他們的第二個年輕人是莉娜最心愛的人。

    “爸爸,還有一個年輕人,現在是,這真的是個胡言亂語的人嗎?我們胡言亂語之后,我們得聽他說話,而不是給我們錢?今后,還不足以償還桔梗的錢和利息。”

    錢帥看著他們來來往往,莫名其妙地說。

    。
←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 →
推薦本書添加書簽書架
北京单场怎样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