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88讀書網 > 武俠修真 > 夕霧緣 > 第二百六十八章 青冥山之秘
加入書架添加書簽錯誤舉報投推薦票:
確定

第二百六十八章 青冥山之秘

←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 →
    “夙夜哥哥,你這動作未免也太快了些!”接著,她便看著夙夜說道。

    確定了周圍不會有人發現自己與魔君在茗露軒內會面一事,云羲便從桌案后走下來,站在夙夜面前,好奇地打量著她。

    夙夜不知她在看什么,卻也大大方方地讓她打量,口中問道:“怎么,可是嚇著你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,我可是被你嚇了一跳呢。”云羲承認。

    又問:“夙夜哥哥是如何做到的?是憑借這枚魔晶嗎?”

    “自然。”夙夜點了點頭,問:“羲兒不是也可以?”

    “不,我只能感知到我的靈晶在何處,或是借由靈晶快速趕去,可如夙夜哥哥這般速度,卻是根本做不到。”云羲回答。

    夙夜倒也能夠理解,他言道:“看樣子羲兒只差一步便可到我這般境地了。”

    原來是這樣。云羲恍然大悟,果真是修為上的差距,她又思及上一次自己問及天道時,天道給予的回答。

    心下明白自己的修為恐怕是真的距離下一個境地沒有多少距離了!

    如此一來,倒也算是好事一樁。

    云羲想完自己的修為,回過神來看著夙夜,遲疑地問:“夙夜哥哥今日喚我,還特意來天界,不知是為何事?”

    她就是在裝傻,不然便是自己打自己的嘴巴!

    夙夜見這神君鼓起勇氣迎上自己的目光,努力做出一副‘我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’的表情,不由又覺有趣。

    她怕是在賭什么連她自己都不覺有多大可能性的事情呢!

    夙夜也絕對不可能順了她的意,否則今日他特意來天界一趟便成了白費功夫。于是,便聽夙夜道:“本君是為青冥山一事而來。”

    “青冥山……”果然是青冥山!

    云羲無奈地想,她不去魔界找夙夜就是為了能夠避開此事不談,或是想靠著自己解決,不想她不去找夙夜,夙夜倒主動送上門來了,這令她一腔心血全然白費。

    無法,她只好正了正神,露出苦笑:“本也想去找夙夜哥哥問問,但是云羲又怕那地方是魔界的機密,便有意避開,誰想夙夜哥哥竟自己前來……”

    “此事事關重大,不找本君你要如何解決?”夙夜反問。

    云羲搖搖頭道:“其實我隱隱猜到一些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心里清楚,你不愿我為難,也不愿魔界為難。”夙夜走近她,伸手輕撫著云羲的臉,道:“可此事已經發生了,憑你在天界這點淺薄的人脈,想查此事怕是難上加難。”

    “再者,本君當日領你去青冥山就是要告訴你,此處的隱秘本君決心與你共享。”

    話落,他伸手敲了敲云羲的頭,又道:“你這般所為,莫不是不想與本君合作?”

    “不是不是!”云羲連連擺手,一邊表示沒有,另一邊神情又低落了下去:“我不過是……不知該如何開口。”

    說完,她小心翼翼地看著夙夜,打量著他面上的神色,心下忐忑。的確就如她所說那般,云羲是真不知該如何開口才好。

    見云羲這般神情,夙夜將手伸到她腦后,安撫一般地揉了揉這姑娘的頭發,而后轉移了話題。

    “說起來,本君自化形以來可從未來過天界,如今羲兒連壺茶都不招待?”夙夜說著將一旁的茶壺蓋子打開看了看。

    茶盞還是空的,云羲頓時愣了愣,隨即笑道:“怎會沒有?

    笑畢,她也走過去,隨手招來這一方天地間的靈氣,又取出夕昤花的種子。片刻間,便見天地靈氣化作水流注入茶壺,幾顆花種在靈氣的催促下發芽、生長、開花,最后沒入壺中便成了一壺花茶。

    “天界向來清冷,沒有魔界那般多種類的茶水點心,便也只能請夙夜哥哥嘗嘗羲兒特質的花茶了。”說完就為夙夜斟了一杯,笑瞇瞇地遞給他。

    “無事,天界的其他吃食本君倒還真不感興趣,羲兒這茶卻是三界獨一份的。”夙夜也并無嫌棄之意,當即便將杯盞端起品了一口。

    茶水過口,靈氣充盈,不過這些許靈氣雖說比之尋常靈氣要純粹不少,卻還不至于將夙夜如何。

    畢竟這也不是云羲的本命靈氣,傷不到他分毫!

    云羲見他飲下,連問他如何,夙夜只道比之過去要進步不少,兩位君主相談甚歡,一時間氣氛倒是緩和了不少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云羲面上沒了方才的煩惱,之前蹙起的眉頭也放開了。

    兩人很快聊到了青冥山一事。夙夜告知云羲:“你應當猜測到了,青冥山是玄冥城附近一處頗為隱秘之處,那兒有著和慟哭林一樣的東西。”

    云羲恍然:“果真是魔界和人界的通道!”

    “沒錯。”夙夜點點頭,道:“正是魔界去往人界的通道,不過那地方與其余通道皆有不同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云羲疑惑道:“難道是封存時結界做的不穩定?”

    竟是一猜就準,夙夜為之驚訝了一瞬,而后點頭:“是,其余各處的通道,都極為穩定,大戰結束后魔界封存通道也很是順利,可唯有這通往東海的一處,結界十分不穩定。”

    說到此處,他端起茶盞抿了一口,又道:“本君入主魍魎宮后便在此處駐扎了守軍,明面上是為有朝一日玄冥城出事,可從青冥山調兵,實則卻是為防著此處出事。”

    不想守軍卻出了問題!

    “青冥山守軍莫非想反?”云羲大膽猜測道。

    夙夜輕哼一聲,眼里有輕蔑之色劃過:“他們若是有膽子敢反,本君倒還要對他們刮目相看一番!”

    “看來是想聯合外敵攪混水了!”云羲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想反又沒膽子反,那不就只能攪混水了么,順便還能渾水摸魚一把,說不定一個不小心魍魎宮就換了主人了呢?

    云羲敢肯定暗地里這么想的絕對不只是魔界的青冥山守軍!

    “夙夜哥哥,我覺得自己被人小看了!”云羲扁了扁嘴,頗有些委屈道。

    夙夜見她一副被人欺負了的模樣,噗嗤一聲笑了出來,當下搖搖頭安撫道:“誰敢小看斕曦神君,怕不是活膩味了?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 →
推薦本書添加書簽書架
北京单场怎样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