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88讀書網 > 武俠修真 > 九天 > 第一百四十四章 分兵為戰
加入書架添加書簽錯誤舉報投推薦票:
確定

第一百四十四章 分兵為戰

←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 →
    “分兵?”

    李還真一句話說的眾太白宗弟子大為錯愕,還以為聽錯了。

    與四大仙門比起來,自家本來人就少,還要分兵?

    “不錯!”

    李還真輕輕點頭,輕聲道:“這件事,便要著落在方貴師弟的身上!”

    一聽得“方貴”倆字,所有的太白宗主弟子更是吃驚了,難以置信的看著他。

    方貴自己倒顯得一點也不意外,只是笑瞇瞇的看向了李還真,道:“你想怎么分啊?”

    “很簡單!”

    李還真聞言臉上露出了些笑容,道:“你我二人,由我率大部弟子,留在此地迎戰四大仙門,你則率數位同門前往南方探查地脈,誘開四大仙門追兵,若我所料不差,我們分頭行動,四大仙門弟子也便會被迫分兵,我猜他們至少會分出三分之一的人去追你,方貴師弟也不需和他們硬抗,只需拖住他們即可,剩下的人來到了我這里,自然有我等著他們……”

    說到了這里,輕聲一笑,道:“待我穩住了局勢,便立時會派人前去搭救你們!”

    “原來是這個分擔壓力法啊……”

    方貴聽了,倒是認真的看了他一眼,道:“你有把握嗎?”

    李還真笑了笑,道:“我畢竟是太白宗真傳!”

    說著,倒是掃了一眼周圍的眾太白宗弟子,道:“或許我不如之前的三位真傳師兄師姐那么驚艷,一力對抗四大仙門,但兩個三個還是沒有問題,只要方貴師弟可以引得他們分兵,那我便有把握將他們剩下的人擊垮,諸位師兄弟,還請相信李某說這話的底氣!”

    一時眾太白宗弟子倒是都沉默了下來。

    畢竟是太白宗真傳啊,若沒有對抗四大仙門的底氣,如何敢稱真傳?

    “哈哈,你都這么說啦,那我也得信你一回不是!”

    方貴聞言笑了起來,目光掃了一圈,道:“誰跟我走?”

    一聽這話,眾弟子都下意識的閉上了嘴,還有人忍不住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雖然不知道李還真怎么就一進秘境,便忽然定下了分兵之計,也不知道方貴為何答應的這么爽快,但如今的局面還是很清楚的,分兵出去的人,可是為了引開四大仙門的部分追兵啊,那是掉腦袋的活,方貴又是出了名的廢人,這時候誰敢跟他去冒險?

    這可是秘境,四大仙門弟子都殺人不眨眼的!

    李還真見了這模樣,也不由得皺了皺眉頭,忽然道:“甘師弟,錢師弟,孟師妹,你們三人一個擅長陣道,一個擅長近戰,一個身法過人,便由你們陪方貴師弟走一遭兒吧……”

    被他提到了名字的三個人臉色頓時大變,不愿意三個字直接寫在了臉上。

    但如今是在秘境里,真傳之命如山,誰敢不從?

    “還缺一個人,那就……”

    李還真一邊說著,一邊目光從剩下的人臉上掃了過去,被他看到之人,無不大驚低頭。

    “也別都由你來選了,我挑一個怎么樣?”

    方貴看了看那三個被李還真選擇的弟子,忽然開口道。

    李還真聞言,頓時微微皺眉,但還是笑了笑,道:“自然可以!”

    方貴于是笑嘻嘻的從那些青溪谷弟子臉上掃了過去,那模樣倒不像是在挑人,而像是在挑待宰的肥豬一樣,被他看到了的人無不膽戰心驚,戰戰兢兢,尤其是方貴一邊看,一邊小聲嘀咕著“這個人是不是笑過我來著?”“這個人是不是背后說過我壞話來著?”

    這些弟子聽了,心里更是膽寒,暗想:“莫不是這小子要去送死,非得拉個墊背?”

    也就在這時候,看了一圈的方貴忽然指向了李還真身邊的一個人,道:“就他吧!”

    周圍眾弟子立時齊唰唰的向那個弟子看了過去,卻見被方貴指著的人是個娃娃臉模樣,卻都認了出來,此人名喚張無常,乃是青溪谷早早嶄露頭角的天驕弟子,也是李還真的左膀右臂,更是進入秘境的核心弟子之一,如今他已快驚得呆了:“干嘛要挑我啊……”

    方貴理直氣壯的道:“誰讓你當時當面笑我來著?”

    張無常都快哭出來了:“我沒有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既然方貴師弟看好了,那張師弟……便隨他走一遭兒吧!”

    李還真目光微沉,似乎也有些不舍,但也很快便做下了決斷,轉頭看向了東方的天空,緩緩開口道:“耽擱得這么久,四大仙門弟子也快到了,我們該出發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哈哈,太白宗的雜碎,出來領死啦……”

    “別說那么難聽,我們只是來與太白宗的師兄弟們切磋一場而已……”

    某種程度上講,李還真對四大仙門弟子的猜測十分的準確。

    果其如言,四大仙門入得秘境之后,便立時做下了同樣的決議,一部分弟子被派了出去,進入秘境各處,勘探地脈,尋找血晶豐厚之處,另外一部分,則飛速在秘境中集結,然后向著太白宗弟子所在的方向趕來,數十道劍光流星雨般飛掠過天際,直顯得殺氣騰騰。

    不過若是李還真親眼看到了這一幕,便會發現自己的推測只對了一半。

    他估測之中,四大仙門應該會分出一半人去勘探地脈,另一半人來圍攻太白宗,因此四門聯軍,應該有四十人,但如今縱劍趕來的四大仙門弟子,卻足有六十人之多。

    四大仙門只派出去了五人勘查地脈,剩下的人全都趕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們也算是非常重視太白宗了,四大仙門領首各帶十五人前來找他的麻煩,這可是太白宗之前那三位真傳都沒有過的待遇啊,李還真若是不死,倒有得吹牛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這么大的陣仗,他就算直接認輸,也算不太丟人!”

    有人冷笑著,一邊御劍趕路,一邊笑著開口。

    “其實對四大仙門來說,這一次也著實是有些小題大作了!”

    另有人笑著開口:“太白宗雖然歷來狂妄,但也不至于真個以一敵四,對付這些太白宗弟子,三十人便已夠了,可如今,我們卻是直接派來了六十人,四大仙門領首也悉數趕來,若不是因為前幾次秘境之戰,太白宗做的實在太過,我們也不必擺出這么大陣仗!”

    而在眾修議論紛紛里,這一群人的最前面,火云宗領首凌花甲、缺月宗領首屈真幻、玲瓏宗領首陸真瓶、寒山宗領首宋缺四人也在低聲商議著,如今他們的速度并沒有提得很快,而是向著各個方向派出了探子,尋找著太白宗弟子的蹤跡,隨時回來匯報消息。

    “回稟師兄,前方發現了太白宗弟子蹤跡!”

    正思慮間,前方有一道劍光急急掠來,劍上卻是一位火云宗弟子,他來到了近前,便在劍上行禮,叫道:“我看到前方有陣光沖天,應該是太白宗弟子在設防御法陣!”

    “呵呵,難道李還真想與我們硬拼一場?”

    寒山宗領首宋缺聞言笑道:“別說這么短的時間內,他也設不下什么大型法陣,就算是他設下了,我們四人聯手來攻,也可以給他強行破掉,這李還真啊,還真是倒楣,我四大仙門動了真怒,便是太白宗之前的三位真傳來了,也應付不住,更何況是他?”

    說著便要下令,各門弟子聯手進發,直搗黃龍。

    “回稟師姐,西南方向,發現了太白宗弟子蹤跡……”

    也就在此時,忽然另一側又有一位玲瓏宗弟子急急掠來,匯報了消息。

    “還有太白宗弟子?”

    四大仙門領首卻皆是一怔,皺眉問道:“可看清了是誰?”

    “是那個太白九劍真傳!”

    那玲瓏宗弟子很確定的道:“我看到他時,他也看到了我,還追了我半天來著,不過沒有追上我,就氣的在背后罵我奶奶,我沒理他,只是急著回來報信!”

    “是他?”

    四大仙門領首頓時皺起了眉頭,一時沒有急著下令。

    “李還真怎么想的,在這時候居然還想著與那太白九劍傳人分開?”

    “難道是疑兵之計?”

    四位仙門領首皆皺起了眉頭,有些猜之不透太白宗弟子的想法。

    不過很快的,缺月宗領首屈真幻便冷聲開口,道:“管他有什么陰謀詭計,該斬之人便不能被他逃脫,李還真要死,那太白九劍傳人更不能留,分一隊人過去,殺了他!”

    三大仙門領首皆知這是必然之事,便也沒有多說什么,只是問道:“那由誰帶隊?”

    屈真幻向周圍看了一眼,只見自家師弟項鬼王正不停的向他眨著眼,便爽朗一笑,道:“我宗項師弟曾經與那小鬼交過手,了解他的劍道,便由我帶人過去好了,斬了那小鬼之后,我立時過去與你們匯合,再斬李還真,然后便由得我們四門均分這秘境筑基資源了!”

    其他三位仙門真傳聽了,也都沒有反對。

    寒山宗宋缺道:“那你帶多少人過去?”

    屈真幻笑了笑,向那玲瓏宗報信弟子問道:“那太白九劍傳人身邊有多少人?”

    玲瓏宗弟子忙道:“我遠遠看了一眼,最多不過五人!”

    屈真幻點了點頭,道:“他若是五人,那我便帶十人過去好了!”

    旁邊眾人聽了,倒都暗暗點頭,憑著屈真幻仙門領首之身,又是半步筑基的修為,對付一個傳說中已經廢掉了的太白九劍傳人,還要確保自己的人數是對方的兩倍,某種程度上,這已經是對那玉面小郎君非常的重視了,身為仙門領首,果然沒有貪功冒進之人。

    “還要更穩妥一些!”

    但微微思索,火云宗凌花甲還是搖了搖頭,道:“我們也要防著太白宗使詐,屈師兄不可大意,我看你還是帶二十人過去好了,迅速料理了那小鬼,趕來與我們匯合!”

    屈真幻聽了這話,都不由得微微一怔,旋及笑道:“實在有些小題大作了!”

    但他也不是一個狂妄之人,很快點頭道:“那便這么來吧!”

    說著點出了二十人,徑直向著西南方向撲去。

    “一位缺月宗領首,再加上十九位精英弟子,只為捕殺那太白九劍傳人……”

    玲瓏宗領首陸真瓶望著那掠向了西南方向的劍光,忍不住笑了笑,道:“我倒有些同情那小鬼頭了……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 →
推薦本書添加書簽書架
北京单场怎样买